2017年斯里兰卡欠我国500亿无法偿还只好抵押世界级港口

发布日期:2022-04-21 07:55   来源:未知   

  自从新中国建立以来,我国以飞速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并非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与我们这般幸运,有一些国家虽然取得了独立和解放,但经济发展始终不尽如意人意,还需要依靠大量借债来维持国家运转。

  我们的邻国斯里兰卡正是这样一个国家,在1948年独立以来,斯里兰卡内忧外患不断,常年举债“为生”,最终还不起钱的斯里兰卡只得将国内一个世界级港给我们“抵债”。

  尽管国内一直有声音认为在这件事上是我们“亏了”,但从印度和美国的反应来看,我们应该是大赚了一笔,为什么这么说呢?

  斯里兰卡是一个位于印度洋的热带岛国,它有着数千年的文明历史,也曾光辉璀璨,被誉为“印度洋上的明珠”。而且,斯里兰卡在僧伽罗语中代表着“光明富庶的土地”,可见斯里兰卡曾经是一个多么美丽富饶的国家。

  但现在凡是去过斯里兰卡的人,一定都会认为这是一个比较贫穷落后的国家,国内基础设施不完善,旅游设施看起来也十分破旧。

  一方面,这是因为斯里兰卡早在16世纪就受到了西方的殖民统治,长期的殖民剥削限制了斯里兰卡的发展;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即使在斯里兰卡取得了独立之后,依旧是内忧外患不断,经济无法得到发展。

  1948年,斯里兰卡宣布独立,成为了英国的自治领,再次走上了独立发展之路。但问题在于,斯里兰卡国内有着相对复杂的民族生态,各民族之间对于国家权力的争夺,让斯里兰卡陷入了内乱之中。

  斯里兰卡国内的主要民族包括公元前5世纪就已经定居于此的僧伽罗族,他们的人口占到了斯里兰卡国内总人口的75%左右,其次是在殖民时期英国为了压制僧伽罗族从印度迁入的泰米尔族,占到了总人口的15.4%,另外还有摩尔族等其他少数民族。

  因为僧伽罗族一向自诩“原住民”,但在殖民时期他们却被外来的泰米尔族在政治、经济、宗教各个方面彻底压制,这令僧伽罗族人感到极为不满。因此,当僧伽罗族掌握了国家权力以后,很快对泰米尔族展开了“报复”,导致大批泰米尔族人沦落为社会底层人士或者难民。

  但泰米尔人也没有这么容易被统治,1976年泰米尔人成立“联合解放阵线”,要求在斯里兰卡东部和北部的泰米尔人聚集区实行自治,随后其中的激进分子还成立了“猛虎组织”,通过武装手段反对斯里兰卡政府,要求独立建国,斯里兰卡政府不得不走上了“平叛”的道路。

  此时的斯里兰卡不仅有“内忧”,还有“外患”,因为印度始终对斯里兰卡虎视眈眈。

  当初英国就是担心印度势力太大,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才留下了“印巴分治”的隐患并让斯里兰卡的独立,但这一切并没有浇灭的印度的野心,印度当局认为“猛虎组织”是印度借口插手斯里兰卡事务的重要机会,就资助了该组织,希望建立一个亲印度的“傀儡政府”。

  1983年,猛虎组织袭击政府军导致斯里兰卡内战爆发,印度妄图借机扶持猛虎组织上位,但很快印度人就“想起来”自己国内还有6000万泰米尔人,万一猛虎组织壮大、带动泰米尔邦独立,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于是,到了1987年,印度方面开始转向支持斯里兰卡政府军,最终在各方努力下,猛虎组织最高领导人在2009年被击毙,斯里兰卡内战终于结束。

  经年累月的内战不仅让斯里兰卡无心发展经济,还让其因为购买武器欠下了巨额国际债务。而在内战结束后,为了实现经济重建,斯里兰卡通过借债的形式进行了大规模的投资,让其债务规模进一步快速增长。

  数据显示,2009年斯里兰卡的债务总额已经高达209.13亿美元,占到其GDP的80%以上,其中中国是斯里兰卡一个比较大的债权国,前前后后中国总共借了斯里兰卡500多亿人民币。

  但经济发展不尽如人意,斯里兰卡也没钱可还,别无他法之下斯里兰卡提出用港口“抵债”,而这个港口就是汉班托塔港。

  当然,斯里兰卡政府也不是一开始就准备把港口拿给我们抵债的,时任斯里兰卡总统的拉贾帕克萨为了实现经济的跨越式发展,启动了包括科伦坡南港扩建、汉班托塔港、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扩建等大型基建项目,希望通过完善基建设施带动国内经济发展。

  比如,在斯里兰卡的设想中,汉班托塔港就是一个国际货运港口,他们可以通过这个港口赚到更多的外汇收入,那么当然也就有钱还债了。

  不过问题在于,汉班托塔港在2004年印度洋海啸中损失惨重,几乎是一片废墟,斯里兰卡手上也没有钱修港口,于是只得再次通过借债的形式修建港口,我国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了对汉班托塔港的援建行动。

  实际上,在我国援建汉班托塔港的消息传出后,国内是有不少反对声音的,他们认为中国已经借了斯里兰卡一大笔资金,现在还要援建港口,别说是靠它收回之前的债务了,成本可能都收不回来,总之觉得这是一笔“不划算”的生意。

  这主要是因为当时西方国家以及印度都认为汉班托塔港没有足够的水深、远达不到重型货轮的需求,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里并不适合发展成一个世界级的对外港口。

  不过,“基建狂魔”中国人的想法似乎十分简单:水深不够就挖,港口小就扩建,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

  最终,在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的“两优”贷款的支持下,汉班托塔港自2008年1月动工,在2015年底两期项目全部竣工。这个总投资13.9亿美元的港口水深达17米,拥有10个十万吨级的泊位,是斯里兰卡第二大深水港。

  从2010年11月开始,斯里兰卡政府就开始运营这个部分完工的港口,不过由于运营不善和国内外诸多因素限制,汉班托塔港的运营并不成功。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底,汉班托塔港的亏损总额已经超过3亿美元,别说靠这个港口还钱了,这还得往里倒贴钱。

  为此,斯里兰卡政府曾经向印度方面求助,希望印度能够帮忙运营汉班托塔港,但却遭到了拒绝,于是,万般无奈的斯里兰卡只得再次求助于北京,想要“债转股”的方式,把这个港口“卖给”中方,让他们可以换掉一部分债务。

  2017年7月,斯里兰卡与中国招商局控股港口有限公司签订协议,中方以11.2亿美元购得汉班托塔港口70%的股权,并租用港口及周边土地99年;2017年12月,斯里兰卡正式将汉班托塔港和其经营管理权移交给中方。

  对此,又有人觉得我们“亏了”,因为我们花钱买了一个“自己掏钱建设”的、正在亏损的港口,不仅没有收回之前的贷款,反而还多掏了钱出去,这不是亏大发了吗?

  不过,如果光从经济角度来看汉班托塔港,似乎就有一些太片面了,我们在斯里兰卡拥有的这个港口,其实有着更加重要的战略意义。

  虽然印度拒绝帮助斯里兰卡运营汉班托塔港,但他们同样不希望中国获得该港口的运营权,因为汉班托塔港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斯里兰卡的国土面积虽然仅有6.5万平方公里,但由于其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被誉为是“印度洋的心脏”,东西方的海上贸易只要经过印度洋,就必定会从此经过,将此当做是“中转站”,因此印度格外“看重”自己对斯里兰卡的“掌控能力”。

  当印度发现中国取得了汉班托塔港70%的股权后,立刻开始在国际上造谣,声称我国想要在此建设所谓的“军事基地”,并通过所谓的“珍珠链战略”遏制印度的发展。

  美国也很快掺和到其中,和印度一起捏造谣言、诬陷中国,炒作我国通过让斯里兰卡落入“债务陷阱”的方式“迫使”斯里兰卡“卖掉”汉班托塔港,想要破坏中国和斯里兰卡的合作。

  实际上,所谓的“珍珠链战略”不过是印度的“被害妄想症”,他们认为中国在通过串联巴基斯坦、现场开码缅甸、泰国等国家的有关港口或机场,建设“军事基地”,威胁印度及全球的“安全”,可我国在全球援建港口或机场的行为,不过是纯粹的商业行为,我们从来不参与主权管理,也无意遏制某个国家的发展。

  尤其是我国在与斯里兰卡的协议中已经明确,汉班托塔港并不会用于军事目的,而且我们所提供的优惠贷款从来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也不想干涉任何国家的内政,我们只是单纯地想挣钱收回之前的借贷和投资而已。

  当然,除了想挣钱之外,汉班托塔港对于我国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首先,汉班托塔港能够为我国的远洋舰船提供一条新的路线或补给点,降低了舰船远洋的风险性,为我国东部地区的经济发展提供了极大地便利。

  其次,汉班托塔港有助于我国跳出马六甲困局。掌握了汉班托塔港的运营权之后,我国的能源运输——尤其是石油运输完全可以依靠该港进行中转,再经由缅甸进入我国云南省,减少马六甲海峡对我国的挟制。

  而且,汉班托塔港还是连接各大港口的中转站,它与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缅甸皎漂港形成了南亚地区的航运铁三角,能够大大增加我国航运的安全指数和便利性,提升我国在出口贸易的方面的话语权。

  另外,汉班托塔港是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标志性项目,我国在此建设的国际工业园区吸引着全球优质投资项目,加深了中国与斯里兰卡之间的交流合作,实现了中斯双赢。

  在合作之初,我国提出要将汉班托塔港打造成“斯里兰卡的蛇口”,现在事实证明我国并未食言。

  在2012年斯里兰卡运营汉班托塔港时,当年仅吸引了34艘船只停泊,因此印度和西方媒体一直炒作称该项目“不具有任何商业价值”。但在中斯合作运营汉班托塔港后,港口效益不断提升。

  2018年的数据显示,当年汉班托塔港挂靠的作业船舶已经有357艘次,货物吞吐连工业有了1.6倍的增长,初步实现了其商业价值。

  而在全球都面临疫情条件、多国陷入经济衰退的2021年,汉班托塔港更是实现了逆境突破,取得了多项实质性发展。

  从数据方面看,2021年港口散杂货作业量已经突破100万吨,全年货物吞吐量超过200万吨,成果喜人。

  根据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截止2021年底,汉班托塔港配套的国际工业园区也已经吸引了来自斯里兰卡、中国、英国、新加坡、日本等国的30多家企业入驻,实现了园区的国际化发展,大力提升了汉班托塔港的商业价值、推动了斯里兰卡的经济发展。

  其中,投资3亿元的“锡兰轮胎厂”是园区内最大的投资项目,也是园区首个开工建设的项目,招商局集团驻斯里兰卡首席代表刘恩怀介绍,按照计划,3年后轮胎厂即将建设完成,到时候每年会有数百万的轮胎在这里被生产出来并通过汉班托塔港运送至世界各地。

  这不仅能够为汉班托塔港创造良好的经济效益,更能为当地创造大量工作岗位,2021年底的数据显示,斯里兰卡项目团队的本地化程度高达98%,极大地解决当地的就业难题。

  2021年12月14日,斯里兰卡总理还对汉班托塔港进行了视察,在视察过程中,斯里兰卡方面多次表达了对于汉班托塔港成功的喜悦。相关报道显示,斯里兰卡方面指出,现在的汉班托塔港正在成长为一个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中转港口,未来它将能够服务于南亚17亿人口,而且,快速发展的汉班托塔港正在推动汉班托塔成为斯里兰卡重要的产业中心,并帮助南部居民摆脱贫困,是“斯中合作的友好典范”。

  除了推动当地经济发展和中斯友好之外,中方还一直积极进行慈善活动和民生援助活动,截止2021年底,招商局汉港集团已经为斯里兰卡的慈善事业捐赠了近千万人民币,还大力扶持当地的畜牧业发展,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受到了当地居民的高度赞扬。

  汉班托塔港的成功对于斯里兰卡而言毋庸置疑是一件大好事,而对于我们而言,汉班托塔港不仅体现了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优势,更能够提升我国的国际地位和国际话语权,让我们继续不断扩大全球范围内的“朋友圈”。当然,不能忘记的是,我们还能通过对汉班托塔港的运营,收回之前的贷款和建设成本,让我们的花出去的钱不仅仅是难以收回的“援助”。